当前位置: 收藏知识 >>
 

潘家园上演的疯狂赌徒游戏

2012-11-27 08:24:42 来源:瓷库中国

  艺术品收藏投资故事——看潘家园上演的疯狂赌徒游戏。来潘家园“淘宝”的,不只是衣食无忧的小资产者,在笔者身边搞艺术品投资的朋友中,不乏一些中小型私营或国营企业的老总。这部分中产阶级的特点是:即便在潘家园的地摊上“淘”了东西也不张扬,说成是在香港或国外买的,保全面子。笔者到过这部分朋友的家,看过他们的收藏品,不管他们怎样虚构出处,但大部分也都是一些自欺欺人的东西罢了。

  河北某地有一位企业家,前些年听人说香港巨富李嘉诚等人都比赛似地收藏古董,以示企业文化或个人品位,就想学样儿。他先是在一些拍卖公司的小型拍卖会上买回一些价格不贵的“古瓷器”摆在办公室里装潢门面,后来觉得自己上了路,有点玩上了瘾,碰上到北京办事,少不了去潘家园“捡漏儿”。赶上后几年股市惨淡、房地产低迷、文物市场跑火,加上这主儿已痴迷瓷器收藏,便有倾向性地将资金转战艺术品市场,大量买进各个朝代的“精品”瓷器。渐渐地,这些宝贝儿没地方搁了,这位企业家又斥资千万,盖了一幢四层楼、占地一千多平米的房子,专门存放文物。后来,他听人说北京的藏家马未都(微博)开办了一家私人博物馆,便亲自进京参观考察了一番,回到河北后也放出风来要办一家私人博物馆。有人提醒他:“您那些个宝贝锁在自个儿家里光是自己看看、朋友们赏赏没问题,可真要办博物馆了,您最好要找几个专家给鉴定鉴定,别闹出笑话来,再说要想通过文物部门批准,也省不下这趟手脚呵!”

  于是,那位有钱的主儿亲自开车再次来到北京,找到一位资深文物鉴赏家,请他过府鉴宝。碰巧那位教授是我的朋友,一个电话,听说有很多宝贝可赏,我邀了其他两位朋友陪教授一起,随那位企业家去了河北。

  要说那主儿的气魄真大,那地方高墙深院、保安密布、警卫森严,打开两道自动电子防盗门,主人把我们领进院子。与高墙外的气氛相比,院子里显得异常轻松静逸,这里几乎每一处细节都显露出主人不俗的文化品位:小桥流水、九曲回廊、奇石巧布、绿荫遮蔽。至于那幢藏宝的楼房,更是匠心独到,别具一格:上半截飞檐峭壁、雕龙画凤,下半截青石坚墙,固若金汤,恐怕用美国佬的飞弹也难以摧毁。走近看,只见门头上悬着一块书法名人书写的匾额,题有“悦心楼”三个描金大字,两旁挂着一幅对联:

  客人未进楼,就会被这外层的强势文化氛围所折服。先说这楼名吧,故宫(微博)有楼名曰“养心殿”,此楼道是“悦心楼”,一静一动,与皇宫好有一比。再说底下的对联,那更是将数千年的中国陶瓷盛事,轻轻巧巧地潇洒于十八个汉字之间。“鉴史官哥汝钧定”,不“碰瓷”的人可能看不明白,这官、哥、汝、钧、定指的是宋代南北方五大名窑。它们烧出来的瓷器无论从器型还是釉色上都堪称是绝世佳品,所以深受北、南两宋统治者的青睐,多被征作贡品。有瑕疵残破者,都会在出窑时当着监造官员的面统统砸碎,就地掩埋。所以今天能见到的,多只有窑址附近挖出来的瓷片。就这,一块到代的瓷片也要卖到几百几千块钱。正因为如此,这五大名窑的存世精品如凤毛麟角,难见其面,自古至今的藏家,莫不以藏其一瓷或一片而自炫。至于这五大名窑的经济价值,我们可以从古代民间流传的一些“顺口溜”略见一斑:“家藏万贯,不及汝瓷一片”、“钧瓷一点红,万世吃不穷”、“见得官(窑)哥(窑)面,江山坐一半……”直至今天,除开定窑瓷器是官搭民烧故价格稍低些外,其它四窑的完整器只要在拍卖公司露面,起拍价都在七位数以上;下联这“品茶唐宋元明清”,是暗示主人藏有历朝历代的茶具。很多藏家都有偏爱,喜欢收藏某一类器物,如:茶具、酒具、文房用具等。看来这“悦心楼”的主子,是个茶客。

  不怕人笑话,只看完外皮,我的仰慕之情已油然而生,待上得楼去,更是心里怦怦乱跳。这里的藏品跟别处不一样,不是按朝代划分摆放,而是按釉色和器型陈列,色彩斑斓,显得特漂亮。至于这里的藏品数量和品种,更是让我大开眼界:历朝历代的名瓷精品琳琅满目,单色釉、彩釉要有尽有。可以这么说吧,故宫和国家博物馆(微博)有的这里都有,它们没有的,这里也有。什么北宋汝窑天蓝镂空瓶、钧窑带字号的红釉洗;南宋官窑贯耳瓶、哥窑炉;还有几十件元青花、明五彩、清官窑器,就连搜世难觅的后周“柴窑器”都有十几件,真是令人瞠目。置身其中,好似进了一个“国宝”庄园。

 
 
Copyright © 2011-2012  All Rights Reserved  莱芜美术馆  版权所有    技术支持:创迅网络